您的位置: 首页 > 峨眉动态 > 行业资讯

影人抱团共取暖,同抵疫情时下寒

2022-05-17 11:17:04 来源:官方 浏览量:182

 影人抱团共取暖,同抵疫情时下寒

 

 受疫情影响,近期北京、上海两大中国电影票仓接连宣布暂时关闭影院,不少影片考虑到票房收益等风险,改档撤档,由于没有充足的新电影上映,电影院经营者感慨无米下锅,运营压力超负荷。


5月8日,甚至有电影博主在自媒体上发布影城苦求片方上片的视频,引发网友讨论,在疫情反复的当下,电影人该如何抱团取暖、共克时艰?



《今日影评》栏目组联系到了视频发布者博主温特李建春,聆听他发布视频时候的想法。作为此前从事电影发行行业十余年的李建春,更加了解疫情之下影业的不易。


李建春:我知道电影市场比较难,因为缺片子、疫情。估计到下周工作日,电影市场上的新片可能会更少。所以我想让一些观众、影迷了解到,现在影城确实比较难,没有片子可放。也请现在影城的老板、店长们,不要泄气,把宣传、上映做好,做好自身工作。


为什么这个阶段对于电影院人来说会特别地艰难?影评人李星文表示:“对于电影行业包括电影院来说,现在进入了一个特殊时刻。第一次疫情遭遇战的时候,有半年不能进影院,但是首先对观众来说,他的观影习惯没有消除,甚至产生了一种饥饿营销的效果。直到今年这第三个年头了,疫情始终是断断续续,原先数量庞大的观影群体,他们的观影习惯有所改变,而从业者也对行业的前景或者从业心态有所变化。电影片方的考虑出发点其实我们都可以理解,谁都想要在市场最好的时候上映,但是最好的时候不见得是最合适的。”



从前几个月的几部影片表现来看,《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》《好想去你的世界爱你》《边缘行者》等影片,票房都破亿了,可以说,目前这对于轻体量的电影来说未必不是一个好时机,而后续如果等到票房完全恢复,在头部影片、进口大片的回归下,留给它们的空间其实也不多。


就目前而言,如果是一个小而美的影片,在当下很可能做成一部小爆款,在接下来的“5.20”这么一个重要的情感档期,像《暗恋·橘生淮南》《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》等,作为爱情片、情感片,对观众会有很好的抚慰甚至治愈作用,能让观众在疫情所带来的苦闷之外,寻找到一片情感的享受之地,也有助于观众回流影院;除此之外,还有一部档期已定的悬疑罪案题材电影《断·桥》,由范伟王俊凯马思纯主演,悬疑罪案题材同样是能够收获票房的一个类型。



除了轻体量的影片别撤退之外,哪些曾经撤档过,现处在犹豫中的中体量影片可以重返赛场?李星文认为:“《回廊亭》是根据东野圭吾的小说改编的悬疑罪案影片,有很好的IP与主创人员;朱一龙主演的《人生大事》,朱一龙去年有一部很好的电视剧《叛逆者》,证明了谍战加偶像也可以出好作品,这个定律在电视剧中已经走通了,在电影当中也是很有希望走通的;常远马丽主演的《哥,你好》,开心麻花的演员无数次在市场里证明了自己的喜剧能力。”



这些作品之外,许多大导演们也是整装待发,比如陈凯歌导演手里的《我的少年时代》,在提前点映中收获诸多好评;陆川导演的《749局》,他在之前的作品中尝试过神秘、谍战、怪兽等等元素,且票房口碑双丰收,对于他的新作,许多观众也是抱有期待。


在动画电影方面,有田晓鹏导演与彩条屋出品的《深海》,作为动画爆款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的导演,田晓鹏这个名字大家并不陌生,如今七年磨一剑,他带着《深海》这个悬疑故事回归,许多人在影院中已经看到了影片的贴片广告,被吊起了好奇心;追光动画的《新神榜:杨戬》作为《新神榜》系列的动画电影,重构了一个神话世界观,让观众们耳目一新,许多人也迫不及待想看杨戬在这种别样世界观中,会是什么样子。



除了轻体量与中体量电影之外,观众们其实也一直期待着类似于《八佰》这样的重磅头部影片上映,从而起到救市的效果,在待上映的片库当中,有哪些影片可以发挥这样的作用?


李星文提到:“我觉得至少有两个可以考虑,这些也其实是市场检验过的类型,一个是百试不爽的喜剧电影,喜剧之王是谁呢?是我们的星爷周星驰,他的《新喜剧之王》成绩也许不太理想,但是之前的《美人鱼》是非常成功的,也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打磨,希望《美人鱼2》能够抓紧时间上映,好好地提振一下市场。再一个能够让影视大爆的类型就是科幻片,曾经《流浪地球》引发了我们中国电影的科幻元年,这又过去三年了,我觉得陈思诚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也许有这个潜力,《流浪地球》是硬核科幻,《外太空的莫扎特》也许是轻科幻,对陈思诚我还是有相当的信心。”



人们常说抱团取暖,暖的不仅仅是温度,它还是一种感受,对于中国电影人而言,其实还有很多方面可以做到尽可能地拥抱观众,让他们重拾影院观影的习惯。在呼唤更多影片进入影院的同时,把氛围营造得更热闹一点,比如正在制作当中的影片,主创团队可以时不时发一些物料、预告片出来,或者让主创人员跟观众有点先期互动,虽然观众们也许不是总能进影院,但是可以将电影精神生活先保持着。等到疫情完全消散,中国电影人能够再心无旁骛地去生产、创作,观众可以尽情观看电影的时候,中国电影的春天也会马上降临。